尋找2.0時代的兒童景觀空間
2017-01-03 09:29
 在互聯網+時代,任何產品已經由原先的1.0時代進入到2.0時代,產品1.0注重的是有和無的區別,而2.0時代則注重的是產品的優劣美丑。產品2.0被賦予更多責任。兒童景觀活動空間在1.0時代的產品基本上是標配的幼兒設施(滑梯、蹺蹺板等),而如今新的兒童空間設計則需要兼具更多考量,比如注重兒童拓展和交往能力訓練的一些設施,已在室內外設有多種類型的場地,并且價格不菲。很多父母節假日都會帶著孩子排隊來玩,對孩子們來說簡單的“玩”卻會成為家長們的負擔。        景觀產品更新的原點在哪里,是什么能決定2.0時代兒童室外景觀設施的優劣美丑?兒童在室外的活動時間每天要多于兩小時,戶外活動與大自然更親近,更能充分發揮發展兒童的天性。孩子們都不是均質的,而是多元的,作為設計師要做到的就是讀懂孩子們的心。我們想從如下幾個方面來討論如何實現尋找符合兒童天性的景觀活動空間:從設計立意出發,挖掘兒童天性對戶外景觀場地的要求 兒童總會帶著好奇心去發現整個世界,即使在產品1.0時代簡單的兒童娛樂,也會由兒童的一些天性再做開發利用,比方說滑梯因為高度和狹窄的特點,自然成為男孩子們愿意去攻占的至高點,即使設計師一開始并沒有這個設計意圖。我們要尋找兒童的天性,就要放棄掉很多成人的規則,比如限制,在孩子們心目中沒有“禁區”的概念,就像被鎖住的游樂場需要攀爬過一道又高又危險的墻,孩子們也一定有辦法做的到是一樣的。要實現新時代兒童景觀設計升級,首先需要設計師拋棄禁錮思維,比如被評為世界上最酷的幼兒園日本蒙特梭利學校騰幼兒園的建筑師手冢夫婦,他們設計的出發點不為孩子們設置任何限制,室內室外并無“禁區”,室內環形通暢,孩子們常常跑著跑著又回到起點,這種自由開放的氛圍對培養孩子們的好奇心、自信心、主動精神以及與人交往的能力都有促進作用(圖2)。在我國有很多規范法規的限制,尤其對于幼兒園來說,這將做為另一個層面的討論。        孩子們另一個特點是喜歡挑戰,以及完成挑戰之后得到相應的獎勵。法國巴黎的Belleville 游樂場就利用了場地特色和這個兒童心理,整個游樂場建在一個陡坡上,公園建造者BASE景觀設計事務所使用了一系列的設計元素,利用坡度做了一個大型的攀爬結構,各種各樣傾斜的區域為孩子們的攀爬活動增加難度。孩子們挑戰這些混雜的區域,當獲得成功時,成就感爆棚。但是Belleville游樂場最吸引的地方位于該公園的最高點,只有當人們征服了該游樂場的其他設備才能到達這里:樹屋。
       另外一種情況是景觀本身就是有意思的孩子們會自發得去研究和探尋內在的意義,這也是父母們最希望的一種方式:寓教于樂。由Grant Associates公司設計的新加坡兒童花園(Jacob Ballas Children‘s Garden),是自然、科學、景觀和藝術的結晶。這是一個專門致力于通過游戲去探索的兒童花園,也是亞洲的第一個兒童植物園。兒童花園的設計宗旨在于通過自然環境和各種娛樂設施,讓孩子在花園里了解植物以及保護環境的重要性,使孩子學到更多書本上學不到的東西。兒童花園旨在培養年輕人對植物、大自然和環境的熱愛。圍繞著“地球上所有生命與植物息息相關(All Life On Earth Depends on Plants)”這一主題,花園設計獨具匠心、互動有趣,12 歲以上的孩子能夠發現植物是怎樣為他們提供每日之需的。這個投資1000萬美金所建造的兒童花園,一周內有六天是向大眾免費開放的。        從兒童的視角看待這個世界大黃鴨之父荷蘭藝術家弗洛倫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將一個浴盆里的小玩具放大到高16.5米、長逾19米,2013年,大黃鴨先后造訪了德國、巴西、日本、英國、澳大利亞、中國等11個國家的14個城市。在大黃鴨所到之處,城市的感受和尺度都發生了神奇的變化,在大黃鴨天真的微笑中會讓人產生一種快樂和開心的力量,巨大的城市變為環繞在浴盆之外的游樂場,就像霍夫曼自己所說:“我想讓城市變小”。澳大利亞堪培拉國家植物園游樂場(Arboretum Playground)由澳大利亞著名的景觀設計公司Taylor Cullity Lethlean所做,也充滿了天真的想象,游樂場主題圍繞著植物進行。你可以看到巨大的橡子小屋被掛在天空,“橡子”之間有管道連接,孩子們可以從這顆“橡子”爬進那顆“橡子”。“利用種子作為森林生命的象征,讓孩子們和家人可以進入一個被放大的奇妙世界,啟發他們的創造性。以上是借由夸張尺度的手法來實現設計的目的,而對于設計細節我們則需要帶著人體工程學的概念來探索兒童景觀的設計,甚至細分到去探究項目所在城市兒童身高比例和核實各項人體工程學數據。近 20 年, 兒童的身高增長飛快,2005 年的兒童平均身高標準已比 1995 年的提高了4 厘米,兒童身高標準每 10 年才會公布一次, 最新的標準據保守估計還會比上個十年提升2厘米以上。而與這些數據息息相關的設計行業,也需要做一些尺度上的更新。尋覓那些稱得上是安全和好玩的材料兒童是通過視、聽、嗅、味、觸五種感官同時去探索世界的,因此任何一種能夠拓展他們感官范疇的都可能成為設計的材料。而為了帶來新鮮和刺激感,往往設計師們會絞盡腦汁的使用一些不同尋常的材料來豐富他們的體驗和感受。另外戶外環境的風吹雨淋,對材料的防腐防蛀耐腐蝕的要求較高。近幾年一些可回收利用的材料更加受到設計師的青睞。比如日本東京西六鄉輪胎游樂場(Nishi Rokugo Park)廢舊輪胎出現在游樂場里并不罕見,這里把輪胎用到了極致,還是令人不得不驚嘆。恐龍、怪物、橋、滑梯和秋千都是由成千上萬個汽車輪胎構成,周圍還散布著輪胎,供孩子和父母堆疊、滾動、跳躍和攀爬,盡情地玩耍。
       另一個案例是荷蘭Wikado兒童活動場((Wikado recycled Playground))是利用了荷蘭最具特色的回收的發電風車(wind turbine)側翼的切割和改裝而來。是具有地域色彩又兼具腦洞大開而帶來新奇感受的一個設計項目。        有益的設計嘗試:在摸索中探尋2.0時代的兒童景觀我們都覺得外來的和尚好念經,實際上國外的東西照搬照抄過來往往水土不服。相關的規范規定對于兒童活動空間有著諸多的安全限制,雖然景觀設計的防火和疏散要求不如建筑設計要求的那么嚴格,但往往設計師難以背負不符合規范的事故責任。另外新型材料的運用往往因為超越規范而沒有相關做法,既在圖紙設計階段增大了難度,又同時需要設計師、結構工程師、施工方三方共同探索。有些游樂設施會涉及到產品外包的廠家,景觀設計師能控制的部分更少之又少。因此我們只將現階段的探索稱之為有益的嘗試,在嘗試中失敗,在嘗試中摸索和前進。北京金寶國際幼兒園改造是工作室2014年完成的項目,這個項目的順利實施需感謝金寶董事長吳心峰先生的高瞻遠矚和大力推動,雖然最終由于各種原因只建成了一小部分甚為遺憾。在與業主的接觸之初,設計師的敏感的覺察到他們要的絕對不是1.0時代的產品,而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這些要求跟他們的教學理念又非常一致,他們追求孩子們在戶外的有益探險精神,不注重過度保護,而注重開發兒童的天性和協作。因此在景觀設計目標上我們提出拒絕普通的設計,去尋找適合兒童天性和富于創造力的安全牢固的景觀。提倡在現狀幼兒園基礎上整合資源充分利用空間,劃分游戲區域,依據設計任務書和設計區域的劃分,在滿足手腦并用的開發模式上,布置游戲功能和設施。探索運用新型材料和做法,盡量滿足材料的安全性和舒適性。        北京金寶國際幼兒園景觀占地面積約為5千平米,分為南北兩個院落。室外游樂設施僅有一組大型活動玩具,一個室外游泳池和一個沙坑,和符合幼兒園規范要求的一百米跑道,由于現狀植被稀少,主要的活動區域在夏季暴曬。現狀照片如圖。我司拿到設計任務書之后依據設計文件首先對場地進行了核尺。然后將場地劃分為九個功能區域,功能劃分好之后場地可自然形成三種跑道形式可供孩子們不同的競技需要。對大型活動場地模擬日照關系,以膜結構解決曝曬問題,結合活動場地的落柱占位條件對廠家柱距和張膜范圍給出建議。并以埋藏在微地形中的水泥管道鏈接主入口和大型活動這兩個區域。運用廢舊輪胎設計為多種游樂設施,輪胎高地成為木橋探索區的占領至高點,兩種鉸接方式形成的輪胎秋千和供孩子們鉆爬的輪胎球。設計實施之后的遺憾,一個是最終沒有全部實施;一個是由于設計師和工程師對于超越設計規范部分做法的不確定,造成某些設計節點的粗壯;一個是由于某種原因缺少了設計交底環節,造成一些設計和施工上的偏差;還有一個是施工單位某些細節未按圖施工,形成一些細節缺失,比如輪胎秋千繩索的設計上設計師經過幾輪探索針對北方的氣候用的是包塑鋼絲繩,而最后施工完成后還是用的傳統的O型鐵鏈。結語隨著互聯網+時代車輪滾滾,新型兒童景觀活動空間對于設計的優劣美丑又有了新的高度和要求,從設計立意開始需要設計師解放自身思維模式,與其說是去尋找符合兒童天性的設計,不如說是找回一顆童心,并真正用兒童的眼睛去觀察這個世界,以兒童的視角,兒童的尺度來感知景觀的場所。以新材料提升設計的趣味,所有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可回收利用、綠色環保、能滿足兒童五官感受的都是好的材料。但同時新的方式對景觀設計師是極大的挑戰,既挑戰傳統的設計規范規定,又挑戰設計的做法施工,需要更多有益的創新和嘗試,以及整個景觀設計系統性的推進。 
手机在线观看1024懂的